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陈老师记录:罗医生的阿坝义诊记录

2018-10-23 11:45:21      点击:
启发·信仰的力量


壤塘又名“壤巴拉塘”,藏语中财神居住的地方,这里是藏族百姓集中居住的地方。壤塘地形以丘状高原为主,平均海拔4000米左右,昼夜温差大,平均气温4.8度,总面积约6863平方公里。居住着4.4万人,拥有37座寺庙,数千座佛塔。这里的人们对佛教有着虔诚的信仰,他们的精神世界是如此充实,物质却是如此的贫瘠。由于地处高原,交通不便、物质缺乏、文化落后、医疗条件的限制可想而知。


壤塘的人们对佛教有虔诚的信仰,而我们一行对中医精神也有虔诚的信仰。是“医者仁心”的信仰,启发了我们这趟义诊之行。


行路·义诊也是入世的修行


2018年9月26日早晨8点,我们义诊团队一行12人,于早上8点准时从成都出发前往阿坝州壤塘。一路上比较顺利,大约14小时的长途驱车,晚上10:30分我们终于顺利到达了这个离天空很近的小乡村:壤塘县西穷村西穷寺。一下车,满天繁星下的一群热心人就等待着向我们献上洁白的哈达。


夜里的气温很低,几乎到了零度,空气也非常稀薄,随行的多名工作人员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我也不例外,轻微活动后就会出现心悸、气短、头痛等症。寺庙的僧人非常热情,为我们每人准备了一壶热水,便携式氧气瓶。为了第二天能够顺利的开展工作,我们配合着中医的方法对抗着高原反应,简单洗漱后都各自到寺庙的客房休息了。


夜晚我躺在床上,想到从前乱世的时候有众多文人志士以文笔救世,而如今的太平盛世,我们一行利用中医,各自发挥自己的力量来治人,也算是殊途同归,入世修行一场。


治法·小儿推拿发力


第二天一大早,大家早早的起来了。天气很好,早上8点已经是阳光普照了。我们摆好义诊的一些常用中成药及中医外治法用物,按照每位老师所擅长的学科进行了分组。我主要负责小儿推拿及女性疾病这一组。






清晨的阳光穿过寺庙的玻璃房顶洒向我们的义诊台,感觉暖暖的,还有喜鹊唱着欢快的歌曲在房顶不停飞来飞去,仿佛是在迎接我们的到来。在活佛的精心组织及通知下,9点左右陆陆续续的有很多群众闻讯赶来,有来自西穷村本地的村民,也有来自周边色达县城以及青海省班玛县的人。他们扶老携幼,手里摇着转经筒,边走边数着手里的佛珠。进寺庙后,首先是虔诚的跪拜活佛及神龛,尔后再接受医生的诊断及治疗。


第一天上午的义诊中,给我做翻译的是一名藏族小女孩吉尕拉姆(因为藏区的人们大多数只会藏语),诊治的过程中需要翻译我和患者对话的内容,所以诊疗速度相对比较缓慢。在上午的门诊中,我接诊的儿童有十多名,都是以肺系系统疾病及脾胃系统疾病居多,包括:感冒、咳嗽、鼻炎、厌食、腹痛等一些常见疾病。当家长们遇到这些疾病的时候,往往首先想到的是祈祷,念经,朝拜,打卦等方式,但是往往这种方式都是对家长的安慰剂,对于宝宝身体的康复却没有起到什么帮助。可是因为知识的欠缺,因为贫穷,因为家长意识的落后,他们只能把这些方法作为上策,就医就更显得望尘莫及了。而“小儿推拿”在他们的脑海里就更是没有概念了。






早上接诊的第一名患儿是小多吉,因为咳嗽流清鼻涕三天就诊,在出现症状的三天内没有接受过任何治疗,予以详细的询问病情及查体后考虑诊断:感冒(风寒犯肺)。随即建议家长接受推拿治疗,简单的交流后家长欣然同意给孩子推拿治疗。从未接受过推拿的多吉也非常配合,没有拒绝,更没有啼哭。


15分钟左右的推拿治疗后,流鼻涕的症状明显缓解,精神状态也非常好,家长连连称赞,说:小儿推拿好神奇!推拿的同时我给家长详细讲解了感冒的预防和家庭处理的方式,教会他们一些常见的穴位手法以及如何配合艾灸来缓解这些症状,家长非常开心,临走的时候不停地用藏语表示:谢谢,谢谢!






早上接诊的第二名患儿是个男孩子,是活佛的外孙小扎西。扎西四岁多了,是一名非常聪明活泼的小男孩,他不仅会说藏语,还能懂一点点汉话,我们之间的交流就显得不那么困难了。顽皮的孩子在没有父母的陪同下自己走到我的身边,用手指着腹部,嘴里嘟哝着:我的肚子不舒服,还有一点痛。我摸摸他的肚子,让他伸舌头看了看舌象。看来这个孩子没少乱吃东西,舌苔白而厚腻,于是我也运用了推拿,选择了脾胃方面的穴位及手法,着重使用消法及和法给孩子进行推拿:摩腹、捏脊,抱腹。


推拿完毕以后,小扎西闹嚷着去厕所排了大便,随后腹痛的表情瞬间消失了,一个人开着他的电动挖掘机自由自在地玩去了。


防与治·授之以鱼和授之以渔


当我得知家长们冒着寒冷的天气在方圆百里外以骑着摩托车,走路等方式带着孩子过来就诊,我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酸楚。首先代表着他们对医学对医生的信任,我能做到的就是给他们正确传递健康的知识及观念,在授之以鱼的时候做到授之以渔,教会他们一些日常保健及家庭应急方面的(感冒、发烧)处理方式,让他们在有限的条件下掌握一些知识与技能,在没有便捷的就医条件时学会正确认识及自行预防、处理一些常见疾病。






时间匆匆而去,藏区的一天四季分明,一会儿下雨,一会儿出太阳,傍晚时分太阳下山了还下了一场大雨,气温明显下降,来就医的乡亲也越来越少了,这一天很快的就过去了,这一天的工作也就此打烊。


这一天,是我从事医学工作从事儿推工作以来,最值得纪念的一天,也是最有幸福感和成就感的一天,因为我用我的双手帮助了最需要帮助的人,我让他们得到了健康,得到了快乐。看着孩子们幸福的享受着无创的治疗,享受着推拿,我的心里感觉无比的喜悦。


回首开展小儿推拿工作的这四年里,从一开始的宣传,无数次的健康教育专题讲座到推广,到逐渐普及,到现在的家喻户晓,从治疗到孩子的日常保健,小儿推拿都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也越来越受到家长的青睐。现在的大都市,孩子看病很方便,每一名家长也拥有了未病先防的观念,从孩子一出生就办理了产后康复套餐及儿童保健推拿套餐,就可以享受无创医学带来的健康;可是在高原,在藏区,在贫穷的地区家长们对小儿推拿闻所未闻,更别说享受了,简直是望尘莫及。






在国家医疗发展不均衡的情况下,用什么办法可以让他们在解决温饱的情况下过上幸福的日子呢?用什么办法可以让他们的孩子生病能有很好的治疗呢?用什么样的办法可以让他们的孩子不生病,少生病呢?用什么样的办法可以让他们的孩子享受更好的儿童保健呢?我们能提供的帮助或许只有一次,或许只是短期的,也是局限的,我们需要有全社会,需要更多的有爱的群体,更多的医务工作者为他们提供更多的医疗服务及帮助。


两天的义诊很快就结束了,我也回到了成都,我分别留下了大部分家长的微信联系方式。然后,我还给一部分能识字孩子的家长及给我做翻译的小女孩吉尕拉姆和盲人小年轻故波还有泽登,分别邮寄了一本由恩师廖品东教授主编的《睡前捏一捏,宝宝不生病》,让他们这部分有知识的人先掌握一些医学常识及知识,让他们更多的去感染帮助周围的人,让更多的孩子得到健康得到小儿推拿。


归途·思考的空间


藏区义诊就这样结束了,回去的路程十分顺利,但我仍会想起藏区孩子们那一双双坚毅、童真的眼神,红彤彤的高原红。我还记得推拿治疗之前他们流着鼻涕时、肚腹难受时的困窘,也记得握住他们的小手时的冰冷触感。当然,我也记得孩子们经过治疗好转之后那由心而发的一声声感谢。






回到成都后我也常常思考,孩子们健康红润的小脸是医者的追求,从医的生涯中,参加的义诊活动不计其数,可是到藏区参加义诊还是第一次,藏区孩子们给我的触动无疑是非常大的。当我真实的面临那医疗匮乏的生存环境,当我真实的面对着那一张张虔诚的脸,当我真实的感受到脖颈上戴着的哈达那冰凉又温暖的触感,当我想起那一幕幕,便更加确定:藏区义诊,当义不容辞,当竭尽所能,当持之以恒。


我们的一双手,我们医者的手,我们儿推人的手,在怀着爱心和仁心去帮助需要我们帮助的人的时候,力量是如此的强大。


作者简介:中医全科医师,从事医学临床工作十八年余,2015年师从于成都中医药大学廖品东教授,双流区首家社区医院小儿推拿创始人,擅长运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来治疗调理内科、妇科、儿科疾病,崇尚治未病理念,擅长治未病知识儿妇科疾病及保健知识的宣讲。于2017年参与了恩师廖品东教授主编的《零基础小儿推拿》一书的编写工作,带领着科室中医工作团队致力于辖区内中医临床工作及公共卫生中医参与工作的开展。

陈为章小二敷贴    http://www.chenweizhang.net